返回

第八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这么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这么巧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去沿海地区看什么学什么?很多人觉得就是去看人家如何发达,如何繁荣,却没有去想过看看人家是怎么发达繁荣起来的?是通过哪些手段哪些方法繁花起来的?看问题光看表象,那不如不看,电视上就能看够,你要去探询琢磨人家最初是怎么搞起来的,和我们的条件有什么异同,哪些我们可以借鉴,哪些我们可以改进?”

    沙正阳在这个问题上也思考良久,准备充分。

    “学了回来,那就得要有改变,而且不能是表面改变,还得要见实效,比如是不是可以让督查办专门就这些学习之后回来的改进和变革举措,起到的效果进行一个专项匿名回访调查,看看人家来办事的群众是不是对此满意,我想着多少能对我们的工作有促进,”

    “考察学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潜移默化的沐浴,接受人家的理念意识,这种反复的身临其境的感受,我认为是能够起到其他言传身教所难以达到的效果的,”

    茅向东微微颔首。

    前几年汉都市组织干部出去考察学习也不少,但是效果却几近于无,这也让这两年茅向东彻底停了这类没有多少价值的考察学习。

    但沙正阳的这番话还是对他有些触动。

    不能因噎废食,如沙正阳所说,思想观念是最难改变的,而这种身临其间的反复感受,效果应该是最好的,至于其他反倒再其次。

    “不错,正阳,我还一直担心你的思维还停留在市长助理这个身份上,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你进入角色很快,而且头脑很清醒,非常好!”茅向东面带微笑,“继续,还有么?”

    奥迪6已经驶过了横江大道,转向东,进入枫叶巷,再前行一公里,就能抵达百花山公园。

    难得今天天气秋高气爽,天气很好,茅向东准备上百花山转一转,沙正阳也只有作陪了。

    两个人都换了健步鞋,百花山地势不高,林荫密布,加之后期整饬之后,专门布设了多处花径绿地草坪,所以也成为市民最喜欢去的散步所在。

    沙正阳和茅向东都穿着很普通,而且也选了一条较为偏僻的小径上山,但即便如此,来往散步行人依然不少。

    “还有就是通过干部的合理调整了。”沙正阳摊摊手,“这是最立竿见影,也是最粗暴直接的方式,同时也是最具震慑力的方式,但是却很考验操作者的水准,而且副作用也不小。”

    这一点茅向东就没有深问了,因为这的确不需要多说,哪个人都清楚这种方式的利弊。

    “茅书记,其实在这一条上,我个人觉得可以在选拔方式上考虑多渠道多样化一些,比如公开竞聘,比如和沿海地区干部交流,比如和中央、省里进行干部交流挂职锻炼,上挂下挂都可以,”

    茅向东健步快走,沙正阳的这个建议也让他有些意动,但是这同样涉及到很多具体问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他听说过沙正阳在宛州工作时就搞过这样的尝试,但是那规模很小,也没有推开。

    而且宛州和汉都也不能比,一个远在天边,一个就在省委省政府眼皮子下边,还是省会和副省级城市,影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正阳,你你提的前两条,我觉得很可行,而且应当迅速组织实施。”茅向东步伐不减,走到很快,“我觉得甚至可以考虑这样,把这种培训学习和考察学习结合起来,当然要具有针对性,要么可以先去考察学习,然后回来参加轮训,要么就是轮训之后再参观考察开眼界,”

    “,关键是要达到效果,考察也好,轮训也好,都要有效果,要入脑入心,不能成为过眼即忘,回来之后依然故我,”

    “,所以督导检查要跟上,我有这样一个考虑,那就是要针对全市各部门单位和各区县,具体细化考核目标,不能像以前那样笼而统之的出一些大框框,而是要更加细化,特别是经济指标数据,和一些重点工作和重点事项,更是要列入考核细则中,明确分值,到年底,大家也别到处找这个领导那个领导,就是拿数据来说话,市委这边要成立一个工作目标督查办,就是专门针对一些重点工作重点事项,落实推进进度,作为目标考核最重要最核心的一块,”

    两个人的行走速度很快,从百花山东侧面的小径上山,在半山腰上有一处用原木搭建起来的观景平台稍稍歇脚。

    平台下的那一片郁郁苍苍的树林旁边一处蔓延几里地的湖沼湿地,与远处的汉湖有水道相通,这片湿地保持的很完整,到了夏季能遇上成群的白鹳,不过这个时节白鹳已经基本上飞往南方越冬去了。

    刚踏进观景平台,这个平台规模不小,长大约四十米,宽约二十五米,中间还有两座凉亭遥遥相对,用游廊连接起来,在靠近栏杆处,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木椅,供游客休息。

    “哟,茅书记,您瞧,这么巧?”沙正阳刚走了两步,就看见从观景阳台另外一处入口一个中年女子健步进来,一身很亮丽的运动装,估计也是趁着下班时间来走一走健身锻炼。

    沙正阳目光过去的时候,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些什么,目光望过来,微微一怔之后,就走了过来:“茅书记,沙秘书长,这么巧?”

    “是啊,清秋,也趁着下班时间走一走?”茅向东面带笑容,打着招呼,“以前怎么没见着你啊?”

    “茅书记,我来这边时间不多,也就是兴之所至来走一走,今天天气好,所以就来了,倒是您和沙秘书长看来经常走这里?”中年女人很干练,一身运动装加上运动鞋,倒是很有点儿英姿飒爽的气势。

    沙正阳和这一位还真不陌生。

    冷清秋,和金粉世家里边女主角一个名儿,三年前这一位还是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现在是副市长了。

    沙正阳和她见过几面,而当时她是孙妍的顶头上司,和孙妍关系很好,所以对沙正阳印象自然也就不好了。

    冷清秋是沈建红担任市委书记期间提拔起来的,从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出任副市长,现在分管城建、旅游、文化体育这一块工作。

    不过此人倒是的确有些能耐,性格泼辣精悍,据说和吕宗平都敢据理力争,所以茅向东对其印象也不错。

    “也不常来,就像你说的,天气不错,下班之后干脆就来走一走,约上正阳一起有个伴儿。”茅向东看了一眼对方,“一起走一走?”

    “好哇。”冷清秋很爽利的答应下来,“那是从西道走?我是从东道下来的。”

    “你啊你,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茅向东笑了起来,侧首问沙正阳:“那我们就走西道?”

    从这个光景平台可以有两条道继续上山,茅向东和沙正阳原本说好是走东道,东道更远一些,但路更平坦一些,西道略近,但石板台阶路多一些,沙正阳也是考虑茅向东年龄在那里走西道肯定有点儿吃力,不过看茅向东身体状态,倒也不虞走不下来。

    只不过这个女人有点儿咄咄逼人喜欢抢占先机的架势,一般说来走哪条道该征求领导意见才对,她倒好,先把自己是从东道下来这个情况挑明了,表示不愿意走回头路,要走西道,让自己和茅向东也不好反对了。

    这也能和看出这个女人的性格是一个不好相与的。

    不过沙正阳也感觉得出来,茅向东喜欢用的干部,除开德能勤绩这些不用说,在性格方面,更倾向于那种具有较强主动性和进攻性的干部,不太喜欢那种被动懒散的干部,对于那种比较喜欢出挑,爱出风头,个性较为突出的干部容忍度也比较大。

    而有的领导恰恰就不喜欢这类干部,好像自己和冷清秋还都有点儿属于此类干部诶。

    三个人在观景平台上休息了两三分钟,便一起上山。

    “清秋,百花山公园打造得不错啊,我看来这里锻炼散步的市民越来越多,后来说市园林局打算收费,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茅向东一边走一边随口道。

    “不是没收费么?”冷清秋一边有点儿夸张的叹口气,“就放了那么一点儿风出来,报纸上就等了市民来信,说了一大篇不该收费的道理,我也承认的确对周围老百姓有些影响,但是我们也有考虑啊,不收费,日常维护和管理,全市七个公园,园林局每年就那么多拨款,怎么维系?服务管理肯定就跟不上,百花山公园和玉坛公园改造就花了1400多万,刘市长那边都要发脾气了,不肯签字,这还要管理维护,又得说钱,我们也琢磨着适当收费,减轻财政压力啊,这开源节流不就得要从这些方面来么?”
请用【【https://m.aishula.com】】访问网站,手动输入建议网址前面加【https://】防止被劫持和移动运营商屏蔽,造成无法访问的情况,保存书签形式也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