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微调,代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微调,代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沙正阳打量了一下对方,很年轻,大概就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穿着很精神,不过他没印象。

    市政府办公厅人那么多,他除了办公厅领导和一些有接触的二级处室的中干外,其他就没太多印象了。

    别说市政府办公厅那边,就是市委办公厅这边,他也未必能认识完,不少人他也只知道是市委办公厅或者政研室的人,但却喊不出名字。

    “你好,小陈,刘市长怎么样?”沙正阳径直问道:“家属在哪里?”

    要给家属一个印象,市委市府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是一个姿态问题,也能给家属一个安慰。

    “刘市长已经进手术室了,爱人还在手术室那边,刘市长子女可能还没到,情况比较危险,具体要医生才知道。”陈淦赶紧道。

    “刘市长需要马上手术?”沙正阳心一紧,这可不太妙。

    “嗯,来了之后就立即送进了手术室,可能现在已经在手术了。”陈淦点点头:“主刀的是他们心脏大血管外科的副主任刘主任,他好像和刘市长还是亲戚。”

    亲戚主刀?那就最好不过,家属也放心,沙正阳松了一口气。

    “小陈,带我过去吧,我先去看看刘市长的爱人。”沙正阳摆摆手。

    刘胤伯妻子是汉都七中的教师,而且也是非常知名的金牌教师,书卷气很浓,虽然遭遇这样的事情,但是也只是精神有些憔悴,但是却没有失了方寸。

    “谢谢沙秘书长的关心了,我们家老刘就是这样,哎,我早就说过他,他的身体也不适合太过于繁重的工作了,现在这个年龄更应该考虑自己的身体健康才对,可是他还是”

    这个话题太大了,沙正阳不好接。

    说是,好像觉得人家不该占着这个位置了,说不是,那是不是人家就该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杨老师,吉人自有天相,刘市长只要过了这一关就没有大问题了。”沙正阳斟酌了一下言辞,他觉得对方可能说的是真心话,到了这个年龄和状况,还要再计较其他,恐怕就真的就没有意义了,“以后刘市长还是要多考虑身体状况,注意劳逸结合,市委办和市府办都有责任,”

    “沙秘书长,我没有那个意思,老刘这个人性子固执,我早就和他说过,建议他考虑退下来,你身体支撑不住,何苦呢?”刘胤伯妻子姓杨,一般都喊杨老师,“我只盼他这一次熬过这一关,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把工作有个交代了,这是我和儿女的意见,也会正式向组织提出来。”

    沙正阳只能再宽慰一下对方,也顺带安排市府办的人把一切都要安排到最好。

    “沙秘书长,这位是附二院的方院长,这位是附二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的肖主任。”

    刘胤伯的儿女也赶到了,儿子在西航工作,女儿在汉川美术学院当老师,沙正阳正在和他们交谈,陈淦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方院长,肖主任,这一位是我们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沙正阳秘书长。”

    过来的几个人显然都没有想到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是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本来还以为是不是刘胤伯家属或者市政府的某个办事人员,结果居然还是市委领导。

    虽说汉川医科大学属于卫生部和省里合办高校,但是汉川医科大和其下边的附一院、附二院、附三院都在汉都市区内,和汉都市方面打交道的时候也很多,像附二院院长方远中和刘胤伯以及分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熊礼斌就比较熟悉,其他领导就不太了解了,他没想到汉都市委秘书长居然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这可是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啊。

    “方院长你好,肖主任你好!”沙正阳落落大方的和对方几人握手,“刘市长就拜托给诸位了,茅书记和吕市长马上就到,请附二院务必以最大的努力来诊治刘市长,否则我们汉都市委市政府真的是有愧于刘市长和他的家人了。”

    “请沙秘书长放心,刘主任正在抢救室手术,因为来得比较及时,虽然比较危险,但是估计问题不会太大,不过刘市长因为以前做个心脏支架手术,所以这一次手术后可能需要休整一段时间了,而且日后恐怕也要注意休养,不宜太过劳累了。”方远中和沙正阳握着手,耐心的道:“不过只要注意饮食和休息,养成良好生活习惯,也没有太大问题。”

    在和方远中的交谈中,沙正阳也感觉到这一位院长比较热情,这让他略微有些奇怪。

    要说附二院院长因为刘胤伯生病入院这么晚还专门赶来,似乎总觉得有点儿过了,哪怕刘胤伯是常务副市长那个,但是附二院乃至其上面的汉川医科大都是牛气哄哄的,因为你哪个人也得要生病,你不生病,你亲戚熟人家人难道也不生病?所以就算是省里领导也很尊重,所以附二院院长在汉都市乃至省里都是一个很牛的人,但观其态度,总觉得好像有点儿超出了预料的那种热络。

    当然沙正阳也不排除是自己太敏感,或者是本身刘胤伯就和方远中他们关系很好的缘故。

    茅向东和吕宗平几乎是前脚接后脚到的,在慰问了家属之后,附二院的一帮领导也都赶来了,市高官和市长到了,自然有更不一样,也介绍了一下刘胤伯的情况。

    凌晨三点过,手术终于结束了,病人情况基本稳定,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宗平,老刘家属也再三向我表示了,老刘身体承受不起了,恐怕老刘就算是出院之后都难以再承担现有工作了,现在先不谈这个,但老刘这一摊子你要考虑一下怎么来分解安排,松不得劲啊。”茅向东和吕宗平走到一边,站在窗前吐出一口浊气。

    “嗯,家属也和我表达了这个意思,其实前两个月老刘也和我谈起过这个事情,他就说他身体现在不太好,希望组织上考虑,我当时也在想等到年底的时候再说,找个机会商量一下,另外也得要向省委汇报吧?”吕宗平默默地点点头:“老刘的工作其实还是不错的,哎,要马上找到一个能够胜任他这一摊子的,还真的不容易。”

    “嗯,再怎么也要等到老刘出院以后再说,不过我们要有这方面的准备了。”茅向东也觉得头疼。

    汉都市委市府班子结构是一个大问题,老的老,病的病,也幸亏这一年来像沙正阳、伍建禾和包永惠几个年轻力壮的提拔起来了,但是这几个人都还是太年轻了,资历经验都还差了点儿,沙正阳现在这个市委秘书长看起来还算是适应比较快,基本上可以让自己放心了,但是刘胤伯如果撂挑子了,就是一个大问题。

    茅向东原来是有一些打算,一两年内许晋九和刘胤伯可能都要陆续调整,届时可以让沙正阳担任常务副市长或者组织部长,但没想到刘胤伯发病这么快,这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嗯,老刘这一撂挑子,他这一摊子工作不少,茅书记,其他都好说,但是财政这一块”吕宗平迟疑了一下。

    其他工作都可以分解给别的副市长来暂时代管,但是财政这一块较为敏感,涉及到财政大笔开支的签字,基本上那就是明确了是常务副市长才会签这个字。

    一般说来如果常务副市长短时间不在岗,比如出差、学习、培训等情况,都是市长直接签,但是时间太长肯定就不行了。

    而刘胤伯这一次肯定不是两三个月就能重新回到岗位上的,这就意味着你不可能让吕宗平一直代行常务副市长的这个职责。

    茅向东也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麻烦,副市长里边,除了刘胤伯是市委常委外,其他都不是市委常委,交给谁来代签可能都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不太合适。

    但如果让市委常委里边某一位来签,除非是黄诚和董金科这两位副书记,其他常委都一样可能产生联想。

    黄诚作为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肯定不合适,董金科应该是一个合适人选,但是茅向东却知道董金科可能在近期就会调整,要离开汉都,现在让他代签也不合适。

    “宗平,我看这样,财政这一块,我看可以让正阳暂时协助你管着,签字还得你签,正阳帮忙审核一下,但不签字,他审核完之后再报到你那里由你签字,嗯,城市综合规划也让正阳暂时继续分管着。”茅向东终于下定决心。

    吕宗平吃了一惊,但听到沙正阳协助自己管财政,但是不签字,也大略明白茅向东的意思了。

    这种变通可以说还是第一次,起码吕宗平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过帮助审核,不签字,也可以避免人误会,只是恐怕得要让几位副市长里边心里嘀咕不已了,但这总比让其中哪位副市长来代签或者代管合适,那才更不利于工作。

    “嗯,我看可以,不过这也不能太长久,年底之前恐怕要解决这个问题。”吕宗平也没提董金科,显然也是知道一些消息。
请用【【https://m.aishula.com】】访问网站,手动输入建议网址前面加【https://】防止被劫持和移动运营商屏蔽,造成无法访问的情况,保存书签形式也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