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卷 第一百三十节 标新立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卷 第一百三十节 标新立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妍的挂职只是一个小插曲,刘胤伯的住院脱离工作就是一个大插曲了,直接影响到了自己的工作。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手里的工作还很繁杂,而当务之急仍然是城市综合规划问题。

    这马上就是要向省委常委会作专题汇报了,但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没有明确一致的内容,本来很多问题还要和刘胤伯商量的,虽然现在刘胤伯管的比较少了,但是一些大问题还得要征求他的意见,但现在黄了。

    走进会议室,沙正阳注意到还有几个单位每到,而冷清秋已经到了。

    “冷市长,刘市长住院了,今天这个会议就由我们俩来主持。”沙正阳开门见山。

    “刘市长住院了?”冷清秋和其他已经来了的局行部委和相关区县的领导都吃了一惊,冷清秋赶紧问道:“昨天下午我还碰到刘市长了啊,没见他有啥啊。”

    “昨晚入的院,他血压血脂太高了,心脏也有点儿问题。”沙正阳叹了一口气,“我昨晚到省附二院去看了,还行手术得比较及时,不过医生说需要住一段时间休息一下,茅书记和吕市长昨晚也去医院了,交待刘市长好好休息治疗,身体最重要,可能你们市政府那边下午吕市长要安排一下刘市长的工作暂时分工代管的事宜,所以上午这项工作我们要抓紧时间。”

    沙正阳并不清楚昨晚茅向东和吕宗平商量的事情,但他估计这城市综合规划只怕就顺水推舟该落到自己身上,找人推都推不掉了。

    环形桌四周一阵嗡嗡作响,很显然刘胤伯住院抢救和手术还是给大家带来了很大震动,而且看这个架势,刘胤伯显然是短期内无法恢复工作了。

    大家也都知道刘胤伯身体一直不太好,或多或少都听到过他提起要卸担子的意思,去年和今年初他都分别住过院,时间都还不短,这一次又如此凶猛,真的就很难说还能不能重新回到现在的工作岗位上了。

    冷清秋也慢慢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刘胤伯住院了,意味着作为常务副市长的一大摊工作恐怕就要分解到各位副市长头上了。

    副市长中,常务副市长和其他副市长的差别是相当大的,在这个年代基本上关键的领域和局行部委都是常务副市长掌控着。

    比如劳动人事局、财政局、发计委和经委,一个管人编制,一个管钱,另外两个管经济规划,可以说囊括了最重要的领域。

    而其他的无论如何你也绕不过这两几门,管你干什么,都得要人去干,做事情都得要立项,都得要从财政拨钱,这几块随便哪一样都能把你给卡住。

    这和十多二十年会后还不一样,这个时候权力还相对集中,所以这个常务副市长尤重,而且随着党委减副的趋势,未来一段时间里常务副市长直接由副书记兼任的现象会越来越多,也就意味着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会逐渐与常务副市长合二为一。

    一直到几年后减副更进一步,副书记只保留两个,特殊情况下才能多设的时候,这个兼任常务副市长的副书记才会重新归位于变成常委。

    冷清秋还不清楚下一步工作会有什么调整,但是她感觉这一位沙秘书长似乎显得很随心所欲,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莫非这家伙日后要接刘胤伯的班来担任常务副市长?

    理论上来说这种可能性有,他是市委常委,刘胤伯只要退下去,市高官会任命他为副市长,他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常务副市长,而且茅吕二人和他关系都很密切,这么看来可能性还真的很大呢。

    沙正阳自然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这位冷市长已经在嘀咕了,他只想把眼下这份工作尽早落实敲定。

    这活儿不能再拖了,只是屋漏偏于连夜雨,刘胤伯这个时候又倒下了,那主责就只能他来担了。

    “好了,大家也别议论了,刘市长吉人有天象,昨晚手术很成功,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近期还要在病房里住一段时间,大家如果要去看望刘市长,请合理安排,另外家属也委托我带一句话,请去看望刘市长的时候不要带什么红包礼物之内的,这是杨老师专门委托我告知大家的,当然我之前从市委过来时,碰到了品强书记,品强书记也委托我带话,大家要严守廉政纪律,做到感情到,心意到,不越线。”

    四周又是一阵议论声,这个专门打招呼还真是新鲜事儿,不过刘胤伯的确要求比较严格,其家庭也很谨守本分,这还真不是作秀。

    沙正阳这才侧首问道:“冷市长,那我们开始?”

    “好。”冷清秋赶紧点头。

    “钱局长,规划这边你再给大家做一次详细讲解,然后办公厅这边可以就当下市委市府对我们未来汉都市城市发展定位,以及长远展望做一个简要的介绍,然后大家再结合自己的所涉及到的领域,提一些建议和看法,办公厅要做好记录,这基本上算是最后一次专题研究了,顶多还有一次市里主要领导阅后的补充研究,就差不多要了断了。”

    沙正阳在招呼完大家安静下来之后,说了开场白。

    其实这个城市综合规划,就大区域来说,市里边早已经有了一个大框架,但是像设计到具体领域板块,各个行业主管部门都要参与进来,拿出自己的规划建议,然后再来进行综合平衡。

    举例说像随着城市化加速,市区不断膨胀扩展,旧城改造,城中村的消失,各种商品房小区大量涌现,这个该如何来布局规划?

    涉及到教育、医疗、金融网点、公交、水电气的管线,这些都需要提前研究商议,这是一项相当庞杂的系统工程,而且从规划角度来说,你还要结合市里边未来三至五年的短期规划,五到十年的中期规划,以及十到二十年的长期规划来考虑。

    既要尊重专业人士的技术型建议,又要结合从政治和大局角度来考虑的一些预设布局,非常繁琐而复杂。

    可以说这是沙正阳到汉都市之后接手的一项最复杂最劳心的活儿,远胜于自己在两区的工作。

    “沙秘书长,我觉得在幼儿园和小学的布局这一块的规划上是不是有些太超前了?”市教育局副局长林铿皱着眉头,墙上的投影把整个布局图都已经放大了,“这意味着在西北这一片和文化教育核心区这一片的投入会很大,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的问题,也涉及到师资力量的问题,据我所知,人事部门和财政部门都尚未考虑到这一步,这样恐怕”

    林铿摊摊手:“照理说市里边这么重视我们教育这一块,我们也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是我也看了在关于教育这一块上的一些具体要求和标准,不得不说很细,但要求更高,比上一次的修改方案又提升了一大截,沙秘书长,冷市长,我不知道是谁要求更改的,但这个标准,”

    林铿咂了咂嘴,瞅了沙正阳和冷清秋一眼。

    今天没有分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参加,有点儿超出了范围,这不是简单的城市综合规划了,甚至已经要求具体化到了学校总体综合实力的布局了,这让林铿有些意外,又有些不能接受。

    因为单单是学校布局,相对简单,只要政府拍板,发计委立项,财政出钱,国土局划拨用地,其他配套跟上,修起来就行了,再麻烦一点儿,人事局那边给编制,和财政协商好,师范大学毕业生分配进来就行了。

    但对学校综合素质也提了要求,甚至很高的要求,这就不简单了。

    这可不是那个领导表个态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涉及到师资力量和管理层面的一系列调配,甚至也包括整体学风体系的塑造和沉淀积累,一方面需要时间,另一方面对师资人才的需求更是一个高标准,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

    “老林,这是我亲自修改的,当然我也征求了谭市长和老周的一些意见,当然不可能这么细,或者说是带着我的一些主观色彩吧,但我在向茅书记和吕市长汇报时,茅书记和吕市长都给予了十分明确的肯定,这一个标准只能增加,只能提高,不能削减和下滑。”

    沙正阳态度很鲜明,一大群人都已经把注意力放在这上边来了。

    冷清秋有些惊讶。

    她其实也看出了城市综合规划布局这一块上对教育和医疗的格外重视,甚至超出了一般程度的重视。

    实际上在这个年代,大家对城市综合规划布局时的一些考量,特别是领导的关注点,除了工业这一块不用说外,更多的还是在商业和金融上,对于文教卫和旅游这些就不太重视了,或者说是排在了第层面了。

    但汉都市这一次的城市综合规划显然是有点儿“别出心裁”和“标新立异”了。
请用【【https://m.aishula.com】】访问网站,手动输入建议网址前面加【https://】防止被劫持和移动运营商屏蔽,造成无法访问的情况,保存书签形式也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